欢迎访问:www久久综合久久爱com-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妈妈激情的釋放

妈妈激情的釋放

星期六。吃完午飯的一家人離開家坐計程車去了商場購物。很久沒和我們父子倆一起出門的她今天打扮得非常漂亮。

  穿著一條米黃色的絲質及膝裙,肩上是吊帶的,腰身很緊。又在外面套了一件藏青色的短馬夾。肉色的絲襪裹著光滑的大腿。高跟的白色涼鞋,長長的頭髮上用髮卡挽了一個簡單的髮髻。玉頸上的那根銀色的鑽石吊墜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發亮,上衣的開口處露出一道豐滿的乳溝。給人一種既端莊美麗又風情無比的感覺。

  可能是由於感覺到對不起爸爸的緣故。所以在商場裡我媽花錢給他買了支一千塊的派克金筆、四百多塊的飛利浦電動剃鬚刀和五百多塊的奧康男士皮鞋後,又來到了鱷魚品牌專區,拿著一件短袖休閒衫對他說:「來,老何。換上試試,我看看合不合你身。」

  爸爸對我媽這樣突然的熱情表現感到有些摸不著頭腦,但沒有多想,嘴裡勸說道:「算了吧繡琴。今天你已經花了很多錢了。飯店那邊還需要用錢的。我夏天穿得衣服夠了,不用再買了。」

  「沒事的老何。你不用擔心。裝修那邊錢我用人家客戶預支的招待費補就可以了。再說平常飯店忙我也沒時間陪你來買些什麼。現在我休息著也應該盡一盡自己作為你老婆的義務啊!」我媽柔聲細語的解釋道。

  我這時看著她那張依然美麗的容顏,思緒裡又浮現出所窺視到的,她與小夏偷歡地一幕幕。心裡想著:你背叛爸爸,現在這樣補償他也只是為了減輕一點自己的負罪感而已。

  爸爸見她堅持,心裡其實也很高興。就不在反對,拿過了她手上的衣服去更衣室試穿。出來後一看大小非常合適就讓服務員打包並且開票,她拿了票就到收銀台付錢去了。

  這樣又逛了有半個小時左右,三人就提著買來的東西離開商場準備回家。就在這時,我媽的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她拿起手機看了看,神情就有些尷尬。我斷定是小夏打來的。

  只見她快速地按掉,又發過去一條短信後把手機拿在了手裡。很快短信就回了過來,她看了後臉上飛起了一層虹雲。思索了一會兒後又發了一條短信回了過去。人走到爸爸身邊對他說:「老何,飯店那邊有些事,我過去看看。你和小軍先回去吧。」

  「哦,那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爸爸關心的問道。

  「不用不用,就是買來的建材到了但還沒付餘款我去清點一下,交完款就回去。你不用擔心的。」我媽聽爸爸要陪她一起去,神色有些慌,但還是故作鎮定地回答道。

  「哦,那你自己小心點。今天我不會去打麻將的就在家。有什麼事的話就打電話回來。」爸爸關切地囑咐她。

  「好的好的,那你們先回去吧。」話說完她就往北面的方向走了。

  我明白肯定是小夏讓她過去的。隨即也跟爸爸說要去同學家裡玩。他也沒反對,只是讓我早點回家。我和他告別後就緊隨著她走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遠遠望著她揮手叫了一輛計程車後坐了上去就朝縣城北部出發了。我明白她這是去小夏住的地方。今天是沒什麼機會看到他們做愛的場景了。有些憤懣的我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走著,來到了一家網吧門口後沒多想就進去了。

  在裡面打了一會兒CS後,看看時間剛好下午三點半。離她出發到現在也已經一個小時了。我思考了一會兒後做了決定就下機結帳走出了網吧。出了門的我來到了街對面一僻靜處,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我媽的手機號碼。

  手機裡傳出了「嘟嘟!」的聲響,我靜靜等待著。誰知剛響了一會兒就被那頭給掛斷了。我繼續往回撥打著我媽的手機,終於在響到第八聲的時候她接了起來。

  「喂,呃,小軍有事嗎?」她的呼吸聽上去有些喘。

  「媽媽,你剛才怎麼不接電話啊?」我故意問道。

  「哦,哦,媽媽剛才有事。就沒看手機就按掉了。」她的聲音有些壓抑,好像在強忍著什麼。

  我繼續問她:「那我來飯店怎麼樣?我有事找你。」

  「哦,啊!不行!」她恍惚了一下突然好象驚醒過來,立刻回絕了我。

  我詳作不解的問她:「為什麼不行?你不在店裡嗎?」

  「哦,不,不是,媽媽這裡現在有點髒。外面,呃,外面還在施工。有事等媽媽回家在說好嗎?」她說話聲非常急促地對我解釋著,想快點把手機掛掉。

  正當我想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她突然:「啊!」的叫了一聲。

  於是我連忙裝作關心的問她:「媽媽,你怎麼了?」

  「哦,沒事沒事,媽媽剛不小心絆了一下。那,那小軍,等媽媽回家你在和媽媽說吧!先掛了啊!」她把話一口氣說完後,不等我再說話就掛斷了手機。

  我拿著手機,心裡想像著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此時抱著一個四十多歲美豔熟婦的肉體正在上面翻雲疊浪。而那個熟婦還在和她的兒子打著電話。這種感覺對於我來說真是無法用言語表達。

  我繼續在街上東遊西蕩了四十分鐘後回了家。剛走到我家樓下,忽然從樓道的窗口處瞧見了小夏那熟悉的背影。我靜悄悄地往上走去,來到拐角處仔細地聽著。

  只見他靠著窗戶,手已繞過我媽的纖腰,嘴巴也壓著她的朱唇,舌頭更是越過她的唇瓣、貝齒,正向她的香舌施襲。我媽也欲拒還迎地和他糾纏在一起。

  這樣過了一會兒,就見我媽用力的掙脫了他,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後輕聲說道:「你真是壞透了!這快到我家了還不走!我老公可在上面呢!」

  「寶貝,在給我一次吧!你實在太讓我著迷了!」只見小夏還摟著我媽,手邊隔著衣服揉弄著我媽的豐乳邊對她說道。

  「不要了吧!現在是白天,這兒太危險了。」她語調柔柔地回答。

  「寶貝!求你了!來,你摸摸,瞧,都快把內褲頂破了!下午我們才弄了一次啊!再來一次嘛!」他邊說邊抓著我媽的手往自己的陰莖處引去。

  我媽臉色緋紅,用纖纖玉指隔著他的褲子替他套弄著那根粗硬的陰莖。接著瞪了他一眼後小聲說道:「你還說下午!明知道我和兒子在打電話。讓你不要動你非要動!讓他聽見了怎麼辦?你說你是不是故意的!」

  「不是的,不是的寶貝!你原諒我嘛!我不對!我有罪!以後我不敢了。我們再來一次嘛!」他聽了連忙道歉並繼續要求著我媽。

  「呵呵,瞧你這傻樣!下次不許再那樣了。知道嗎?」我媽見他求饒,也沒在糾纏。

  「知道了,知道了。那我們現在……」他繼續不死心的說。

  我媽想了一會兒對他說:「那去上面的高壓水房吧。」他一聽大喜,連忙拽著我媽的手「蹬蹬蹬!」的向頂樓天臺的高壓水房跑去。我見狀也跟了上去。

  等我到了門外,從水房破漏的門縫處向裡面看去時。小夏的手已經放在我媽渾圓的翹臀上摩挲著了,嘴上還說著:「寶貝,你的屁股真美。」手順勢一拉,我媽就倒在了他的懷裡,秀美的臉蛋貼在了他的臉上。

  「來吧。」他一邊說著,一邊就去解開我媽的衣服。

  「壞蛋!總是這麼猴急,我自己來。」只見我媽說著話解開了自己藏青色的短馬夾掛在水管上,接著用手拉開了肩上的吊帶,上身就只剩下了一件黑色的花邊胸罩托著一對豐滿的乳房,那條銀色的鑽石吊墜正垂在她深深的乳溝中間輕微地左右搖晃著。

  這時小夏的下身已經脫得光溜溜的了,精幹的身子下邊一條粗大的陰莖已經筆直的向上翹起。他抬手拉下我媽的胸罩,一對豐滿圓潤的乳房就挺立了出來,手一邊撫摸著柔軟的乳房,一邊就把她壓到了牆面上。感受著他堅硬的陰莖頂在小肚子上的感覺,我媽心裡也是怦怦亂跳。

  只聽她嬌嗔著說道:「壞蛋,輕一點啊!」此時小夏的手已經伸到我媽的身下,把她的裙子往上撩開,纏在她的腰間。在把內褲絲襪一起褪了下來,連著卷成一團一起拉到了腳踝上。

  他的手順著我媽的大腿就摸到了陰毛下柔軟的陰戶,我媽渾身一軟,手也伸過來抱住了他的身子。踮起腳仰臉親了一下他的嘴巴,主動抬起一條大腿跨纏上了他的腰,蹭個不停,陰戶也湊近了堅硬的陰莖,一隻手抓住堅硬的陰莖塞進陰道。

  小夏見她如此騷浪的主動配合著自己,馬上瘋狂了。抱起我媽,讓她把雙腿盤在自己的腰間,站著挺進她的陰道,那裡淫水早已躺到了大腿根。一時間裡面「噗哧,噗哧!」的交媾聲不覺於耳。

  兩人又抱在一起,激烈的親吻起來,下身連到了一起。迷亂中我媽顯出媚人的嬌情。「嗯……嗯……壞蛋……我離不開你了!」她溫柔的說著,下身卻配合著更加起勁了。

  「寶貝,我也是!你真刺激!太美了!我一輩子都忘不了你!」他也非常激動地說著,下身急速抽送起來。

  我媽頓時感到快感如潮,伸出手將他的頭緊緊抱住。嘴裡還不停地呻吟著:

  「嗯……嗯……給我……使勁……使勁……嗯……嗯!」過後不久竟咬住了小夏的耳朵。

  這下幾乎要了他的性命,立刻渾身過電般的滋味。大聲叫道:「啊!啊!我來了!給你!都給你!」頃刻間下身陰莖就像加了潤滑劑的活塞一樣高速的在我媽陰道裡挺動著,幾十下後就爆發了出來。

  過了一會兒,他抽出陰莖,一股精液順著我媽的大腿根流了下來,他則象泄了氣的皮球,抱住我媽喘氣。

  「呼……壞蛋!又弄人家一身。」我媽長長得出了一口氣後用發嬌一樣的語氣埋怨著他。

  「寶貝!是你太美了!我一想你這裡就硬得不行!」他一邊溫柔地吻著我媽的耳朵一邊解釋道。

  兩人溫存了一會兒後開始整理起各自的衣物。他接過我媽遞給他的紙巾,邊擦自己的陰莖邊問我媽:「寶貝,你想下星期幾去省城啊?」

  「還是星期六吧。你說行嗎?」我媽這時已經重新帶好胸罩,拉上了吊帶,手上邊拍著短馬夾上沾染的灰塵邊回答並詢問著他的意見。

  「行啊!」他答應了一句,隨手扔了紙巾,臉上又掛上了壞壞地笑容問道:

  「離星期六還有那麼多天。那我想你了咋辦啊?」

  「死相!」我媽已穿上了短馬夾,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後嬌嗔道。

  「嘿嘿,那我每天下午來你家怎麼樣?」他繼續輕佻地問我媽。

  「嗨!你這人真是……好吧!隨便你了!反正每次你都是這樣的!」我媽歎了一口氣後幽幽地跟他說。

  「寶貝!我對你是真心的!如果你想要和你老公離婚跟我的話那我就馬上和你結婚!你想要帶著小軍一起來也沒關係!我會好好對待他的!不會讓他受半點委屈的!」他態度好象很誠懇的對我媽說著。

  她聽了心裡有些感動,也柔聲對他說道:「天洪,琴姐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對琴姐好琴姐心裡知道。我們年紀差了那麼多,結婚的話是不可能的。就算真結的話人家會說三道四的。我也會覺得對不起我老公,他並沒什麼錯。更會被親戚朋友看不起。何況你還年青,以後也是要結婚建立家庭的。我只求你到了那時候時記著點琴姐。琴姐我就知足了。」

  「琴姐!」他聽了我媽說的話也激動不已,低呼了一句,又將她摟在了懷中吻住了她的朱唇。我媽喘息著,她的臉也紅得象要滴出水來,雙目迷離地環住了他健壯的背身,奉上了自己的朱唇溫柔似水地回應著。

  一會以後,他的嘴離開了我媽的唇瓣,在她耳邊輕語:「寶貝,我想要你的嘴!」

  「壞蛋!剛誇你好就又要折騰人了。」我媽咬著下唇幽怨地說道。眼光卻瞟向他的下身,看著他又漸漸漲大的陰莖把褲子中間支了起來的樣子後輕聲說道:

  「今天最後一次,弄完你快回去。我也要回家問問小軍什麼事情找我。」說完就蹲下了身子,替他解開皮帶,掏出了那根又變硬的陰莖,張口含住舔吸了起來。

  「噢——寶貝。」一陣麻癢從他的馬眼處傳來,爽得他呻吟了一聲。只見她的舌頭靈巧地逡巡在小夏的龜頭四周,不時地用牙齒輕咬一下,讓他一陣顫慄。

  「寶貝!你跟你老公這樣弄過嗎?」他摸著我媽那雲鬢散亂的秀髮,問道。

  我媽聽後搖了搖頭,掛在耳邊的幾縷長髮也隨之擺動。

  他見了興奮異常,按著她的頭說道:「以後就只讓我這樣弄,知道嗎?」我媽不答,只是更加賣力地吮弄著他的陰莖。

  他立刻抽出了陰莖,一絲晶瑩的液體還掛在她的嘴角。只見他說:「寶貝,聽到嗎?以後就只讓我這樣弄,你老公也不行!」

  「就不答應你這個大色狼!」只見她嘟起鮮紅欲滴的朱唇,嬌羞地回答。

  「寶貝,快答應我嘛,不然我會妒火攻心而死的。」見我媽不答應,他只好軟語相求道。

  「呵,想不到壞蛋還是個醋罈子。」我媽輕笑著說道。

  「快答應我嘛,寶貝,不然我今天就不讓你回去了!」他耍起了無賴。

  「嗨!你這傢伙,都二十多的人了,怎麼和小孩子一樣呢!比我兒子還不懂事!」只見我媽的臉酡紅一片,歎口氣低下頭小聲說道。

  「寶貝,我在你面前就是小孩子!是個每天想和你在一起,玩在一起,睡在一起,弄在一起的小孩子!」他嬉皮笑臉地對我媽說道。

  她聽了抬著頭望著他那根粗壯地陰莖,美目好象蒙上了一層水霧。雙手開始撫弄起那裡,好似玩著心愛的玩具,嘴裡溫柔地說道:「好的,以後琴姐的嘴就只給你一個人弄!」

  「太好了!」他聽完我媽的回答再度興奮起來,手扶著自己的陰莖又把它送到了我媽的唇邊。她立即就用自己的朱唇把它含了進去,來回的套動著,還用舌頭去攪動。「啊!好!寶貝!真好,再來!」他被我媽靈巧地香舌舔舐地舒爽無比,就只有抓著她的頭叫道。

  「唔——嗯——唔——嗯!」我媽邊吸吮邊發出讓人感到銷魂的聲音。

  十幾分鐘後,就聽見他叫著:「哦!寶貝,我快來了,哦!好棒啊!」這時只見我媽更進一步的用手搓弄他的睾丸,似乎那是她的玩具。

  小夏看著我媽蹲在他的面前,陰莖在她的嘴裡不停的出沒,時不時還飄來一兩眼,看著他的反應。那種嬌媚和風騷的模樣讓他瞬間就感到了極度地快感。頓時就背脊發麻,再也不想控制,屁股快速向前挺動,嘴裡瘋狂地大喊道:「快!快!哦!寶貝!我來了!」

  她也加快了速度,不斷地用嘴拼命前後套弄著,等待他激情的釋放。

  「啊!好爽啊!」只見他叫喊著射出了自己的精液。

  我媽則繼續吸吮著,直到他都射完才鬆開嘴把精液吐到了地上。接著站起來對他溫柔地說:「好了,壞蛋。回去吧。」

  只見他用手摟住我媽的纖腰,低頭深情的吻了一下她的額頭後說:「寶貝,那我走了。星期一我公司有事來不了,星期二下午我來找你。」

  「嗯,那我等你!」我媽也回吻了他一下後低聲說道。那種不勝嬌羞的模樣看得我也心馳神往……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同床异梦的婚姻 下一篇:爱吃精的妈妈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