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www久久综合久久爱com-色姑娘棕色姑娘综合站-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寡妇村的性事

寡妇村的性事

陈小兰迈着成熟风骚的步姿,粉色的短袖裙迎风摇摆,浑身的凹凸挺翘之处也是显露无遗。一头散发着体香韵味的秀发轻轻甩在嫩肩身后,胸前两坨庞大的嫩肉不停的颤抖,已经是将短袖裙高高撑起。

  圆臀挺翘,蛮腰轻晃,嫩白圆滑的玉手中则是拿了一个花边篮子,整整一副良家妇女的成熟模样。

  “嫂子!”

  陈世美有些欣喜若狂,没想到这千钧一发之际,自己的嫂子终于是突如其来的赶到!

  “我的亲嫂子,你总算来了!你要在来慢一些,我可就要被你们寡妇村的活寡妇给生吞活剥了!”

  陈世美一阵娘腔哭泣,装模作样的哭诉了起来,粗糙的双手紧紧抓住陈小兰的水嫩玉白手腕。顿时间眼神**,心猿意马,身下的大柱子也是隔着裤头高高的撑起!

  “世美,到底咋了?你才刚来寡妇村不久,不会就闯下了祸端吧?”

  陈小兰轻抚水灵灵的嫩白细手,红唇抿了抿,原本圆浑凹凸的娇躯也是微微紧缩,牛奶般的脸庞之上更是充满了凝重。

  “哎哟喂,我的亲嫂子啊!你可要明察秋毫,眼前这几个活寡妇可是吃了豹子胆了!这光天化日的,居然敢来明目张胆的调戏我,甚至讹我啊!”

  陈世美双腿跪下,粗糙的双手死死抱紧陈小兰那丰满挺翘的玉白小腿,一副哭死苦活,活生生像一个冤屈的男性版窦娥!

  “她们?世美,你不会又闯祸了吧?”

  陈小兰圆滑嫩白的玉手颇为水灵,轻轻一摸陈世美那干燥的头发,不禁狡黠娇蛮的拉了一下,没想到陈世美也会有这么惹人可爱的一面。

  先前在村长室,陈世美可谓是拿出了男人的气概,没想到此刻却像一个委屈的孩子一般。

  “小..小兰姐!”

  那高挑寡妇有些诧异惊讶,嫩白细手轻捂粉唇,没想到眼前的男壮丁居然和陈小兰有关系!

  看来自己这次真的是玩大了,这陈小兰和刘霞的关系颇为较好,若是自己设计的诡计败露了,那么自己和身旁的二女一定会受到刘霞的批评!到那时候,事情可就会传得沸沸扬扬!

  “陈燕妹子,你咋来了?”

  陈小兰脸色有些润红惊喜,没想到自己的亲姐妹居然来看自己,陈燕的出现,倒是令陈小兰有些微微惊喜。

  “呃..我..我听说..”

  陈燕有些惶恐不安,嫩红的脸庞也是微微颤抖,随后变得无比的煞白。

  “小兰姐,真是别来无恙,我们两个今天陪着陈燕姐四处逛逛,你也知道,我们穷苦的姐妹都是同一个命运,唉。”那水嫩清纯的马尾寡妇灵机一动,巧舌如簧,随即谎话连篇的现场直播。

  “陈燕姐丧了男人,心中不安,好几日都没有吃饭了。她一直想尝尝小兰姐亲手做的小炒丝,所以今日我们便四处寻找陈燕姐,没想到却是发生了这种羞人的误会。”

  蘑菇发型的寡妇有些窘迫,但也颇为聪明,编了个极好的借口撒起谎来。

  “呼..就..就是这样,小兰姐,你今天有空吗?”

  个子高挑的陈燕喘了一口气,嫩白的手掌紧紧握拳,好在这两个心腹姐妹帮自己解决了麻烦!

  的确,三人之中,陈燕属于最愚笨的,尽管个子高挑,身材圆滑挺翘,但若是论起机灵的话,远远比不上身旁的这两位年轻俊秀的水灵寡妇。

  “有空,当然有空!燕儿,真是好久不见,今天晚上一定要和姐姐好好聊天!你喜欢吃小炒丝?正好呢,我房屋内有一些昨日刚炒的小炒丝,可以给你们几个一起尝尝。”

  陈小兰轻轻一搭陈燕的嫩白水灵细手,两人便是往村子之内缓缓走去,那两名年轻的寡妇朝着陈世美做了一个鬼脸,随后也是飞快的跟上了二人的脚步。

  “嫂子!我的嫂子!”

  陈世美直接看傻了眼,没想到嫂子居然和眼前的高挑寡妇颇为熟悉,还一口一个妹子,一口一个燕儿!

  “世美,别闹了,她是嫂子的亲妹妹!就算有什么误会,待会到了嫂子家,你在慢慢的解释吧!”

  陈小兰轻轻一拍陈燕那圆滑挺翘的雪臀,那粉色超短裙也是微微起舞,陈燕不禁一阵羞涩,颇为腼腆的将头部塞进了陈小兰的胸怀内。

  四女并排而走,修长雪白的美腿水嫩嫩的,圆滑的臀部依次挺翘,青丝甩动,靓丽的背影深深迷人,倒是令陈世美一阵感叹!

  “这四女真是各有千秋,臀,腰,腿,胸+,甚至连头发也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陈世美暗暗偷喜,这真的是寡妇大聚集,各种各样的寡妇皆都有!陈燕的个子高挑,嫂子胸前的两坨肉肥大,另外两名则是水灵灵的娇蛮少女,光是头发就蕴藏了不少的青春能量!

  “我的妈呀,这..这高挑寡妇是嫂子的亲妹妹?”

  陈世美猛然回过神来,仿佛如遭雷击,身体彻底僵硬住了。不过,姐妹又如何?只要自己看中了,来日方长,皆都会乖乖的诚服于自己的胯下!

  四女走在前头叽叽喳喳,不停的讨论嬉闹,倒是令陈世美的身下柱子越来越大,最后竟然差点撑破了裤裆头。

  绕了三个泥巴巷子,走过了一条小木桥,陈世美终于来到了寡妇村的深处内部!映入视野的乃是一大片樱红柳绿,柳枝成条,轻轻荡漾于湖面水波,茅屋成群,却是连绵不断。

  不少健壮的年轻寡妇正流着香汗,嫩手挥舞锋利的锄头,一个个皆都在务农活。

  “嫂子,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陈世美异常的诧异,难道眼前的寡妇村,才是真正的寡妇村?那外面的水泥房和茅草屋又算什么,难道村口的茅草屋和田地都是摆设?都拿来骗人的?

  “世美,你先前所看到的寡妇村并不是真正的寡妇村,外头的田地与茅屋,实际上乃是最近盖起来的,目的是为了掩人耳目!”

  陈小兰一番话语倒是令陈世美清醒了不少,看来寡妇村也需要自保的手段,外面有着假的景象迷惑人,而内部才是真正的寡妇村啊!

  看来眼前的世外桃源真是不一般,因为这个村子内,绝大多数都是活生生的寡妇!

  “那既然如此,何必应聘什么男壮丁呢?这里的田啊,地啊,都有人栽种,我来了也是多余的啊!”

  陈世美有些疑惑不解,外头的田地与茅屋根本不多,也才足足五十多座啊!这样的阵容,自己就是花上个十几天也能够搞定。

  况且寡妇村内部的农田足足比外部的农田多了去,光靠外部的农田维持生活,那也是万万不行的。既然如此,那寡妇村为何要招募男壮丁?难不成,只是保护寡妇村这么简单?

  “当然要招募男壮丁,因为另有用处。”

  就在陈世美沉迷于眼前的桃红柳绿时,一个香喷喷的巴掌却是陡然响起,随后一道靓丽的倩影缓缓自前方走来。


  “刘霞姐?”陈世美有些愕然,眼前出现的这道靓丽倩影并不是别人,正是寡妇村的女村长,刘霞!

  今日的刘霞穿了一件黑丝短袖,嫩白圆滑的双臂紧紧插在挺翘的前胸,散发着少妇韵味的乌黑马尾轻轻甩动,俨然一副女村长的威严模样。

  陈世美不禁一番感叹,这刘霞的身材倒真是颇为性感火辣,而且性子也很硬,倒是给人一种无比强烈的征服感!

  只不过这种女人性格脾气冷清暴躁,常人靠近,都只能碰得一鼻子的灰尘,更别说彻彻底底的在木床上征服这个刘霞了。

  抿了抿干燥的嘴唇,陈世美只是简简单单的扫了一眼刘霞,毕竟这个女人,自己目前只能敬而远之!要想在寡妇村长期混下去,必须得讨好这个女人,甚至让她欣赏自己。

  “妈,我去喂猪了!”

  刘霞背后突然窜出一个花季少女,身形有着成熟的曲线缓缓形成,刁蛮狡黠的微笑惹人怜爱,娇躯也是颇为的性感,完全处于发育时期的清纯萝莉啊!

  “小莲,你慢点,别摔着了!”

  刘霞牛奶般的脸庞微微凝重,看见自己刁蛮可爱的女儿如此阳光活泼,不禁微微叹息一声,这孩子真是和自己当年越来越像了。

  陈世美扫了一眼刘霞,又扫了一眼刘小莲,这对火辣的母女真是堪称寡妇村的霸王花。刘霞泼辣凶横,魄力也强,而女儿的性格也是与之极为相像!

  这母女两,仿佛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不过刘小莲的身材没有刘霞那么的圆滑挺翘。这一点,陈世美也是颇为的理解,毕竟刘霞的女儿正处于青春期嘛!

  人家还是含苞待放的小蕾花瓣,说不定身材以后还会超过刘霞呢!

  “刘霞姐,你先前那番话,究竟啥意思?”

  陈世美猛然回过神来,看来刘霞母女的魅力还真大,一下就将自己陷入了**的幻想之中。

  “世美兄弟,咱们还是坐下来慢慢聊吧!”

  刘霞水嫩的脸庞微笑了一下,好似霸王花绽放,随即露出了两个美丽动人的酒窝。

  “坐..坐下来谈?这..这恐怕不妥吧。”

  陈世美有些惴惴不安,虽说自己没有在寡妇村之内做过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但和女村长刘霞交谈,自己难免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紧张感!

  “世美兄弟,咋了?不行吗?”

  刘霞轻轻一扭挺翘的丰臀,随后乌黑的马尾一甩,颇为成熟的妇女韵味再次显露出来,这倒是令陈世美有些难以接受。

  毕竟刘霞一直都是以女村长的姿态存在于自己的心中,如今这份威严却是变成了温柔娇媚,突如其来的转变,倒是令陈世美感觉眼前的刘霞有些判若两人。

  “刘霞姐,世美正好去我家呢,不如咱们一起去?到我家之后,你在仔仔细细的讲解男壮丁的主要任务好吗?”

  陈小兰嫩白水灵的双手有些微微泛红,紧紧抓住刘霞的衣角,一副哀求柔媚的样子,看着便是令人彻底的疯狂。

  “嫂子还真是有手段,明知道这刘霞姐性子硬,冷漠,却还故意摆出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这明显是想打动性子坚硬的刘霞啊!”

  陈世美不禁一阵幻想,若是在床上嫂子也这般柔媚,那该让多少男人为之疯狂?

  “不行,我好歹乃是寡妇村的女村长,怎么能够随随便便的走来走去呢?要叙旧,你们自己去,陈世美必须跟我过来!男壮丁的任务很严重,我必须独自给他好好的讲解。”

  刘霞嫩白双手紧紧插胸,娇蛮的腰部一挺,整个人也是威严了许多。

  “好你个刘霞,真是不识好歹,怎么,当了女村长之后就忘记了咱们姐妹?”

  陈小兰莲花般的手掌缓缓展开,快速的伸向了刘霞的胳肢窝,一阵挑逗嬉闹,两女已经是打闹得颇为火热。陈世美有些意外,自己嫂子这样挑逗刘霞,刘霞本应该发怒才是。

  没想到刘霞竟然是连连败下阵来,几个回合不到,已经快被嫂子折腾的笑死了。

  “怎么样,你到底去不去,不去的话,我在挠痒!”

  陈小兰嫩白的细手偷偷伸入刘霞的短袖口内,轻轻一抓那挺翘的娇峰,随即颤抖的一捏娇峰上的黑色葡萄粒。这一番举动,已经让刘霞笑得前俯后仰,那圆滑挺翘的火辣身躯也是不停的颤抖。

  刘霞整个身子缩成一团,胳肢窝也是死死闭紧,乌黑的马尾青丝散乱成一堆,此刻刘霞已经是面红耳赤,气喘吁吁。

  “小兰妹子,别闹了,姐姐真服了!我..我快不行了..”刘霞脸色绯红,十分羞涩,宛若娇蛮的少女扑倒在陈小兰的怀内。

  “哼,整天一副女村长的样子,别人买你的帐,你妹子可不买!”

  陈小兰狠狠一捏那娇峰上的黑色葡萄粒,刘霞则更是笑得快晕死了过去,狠狠一咬陈小兰的嫩白大腿,整个人紧紧抱住了这俱魔鬼身躯。

  “好了啦,别闹了,男壮丁还在呢!先去我家吧,我昨天晒了点小炒丝,咋们姐妹几个一起去尝尝?”陈小兰娇嗔柔媚,不停的捏着刘霞的娇峰,这番猛烈的攻势,终于是让刘霞痛哭求饶。

  “行,去你家可以,但是你得背我去!否者,我不干!还有,以后不准对我做这种事情,否者,呵呵!”刘霞脸庞上浮现出刀锋般的凌厉,那一番姿态,很明显是那女村长的魄力!

  “好啊,刘霞姐想怎样,小兰都依你,只要你今天放下公务,好好陪我们姐妹聊聊天,喝喝小酒就好。”陈小兰娇嗔了一声,脸庞上尽是绯红羞涩之意。

  “好你个陈小兰,居然敢偷藏酒?老实说,藏了几瓶,快说!”刘霞轻轻一甩青丝,随即嫩白玉手紧紧一扎辫子,一条美丽动人的马尾辫再次浮现了出来。

  “好啊,那你别喝酒了,我自己一个人喝!”

  陈小兰一扭柳枝般的细腰,肥臀轻轻摇摆,整个人便是缓缓站了起来。

  “你这死丫头,喝酒怎么能忘了我?快,背我上去!”刘霞一阵欢喜,先前的村长气势,村长魄力,皆都消散成虚无了。

  “刘霞姐好..”

  欢喜之时,那马尾寡妇和蘑菇发型的寡妇也是微微点头表示礼貌,随后比较胆怯的站到了陈小兰的背后。

  “刘霞姐,我是燕子,我们能不能和你一起去?”

  这陈燕也是有些惊慌恐惧,尽管刘霞已经展现了活泼可爱的一面,但这三女依旧有些惧怕。

  “阿娇,梅子,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刘霞脸色有些阴沉,看到这两个年轻寡妇,心中显然有些闷闷不乐,看来这两个年轻寡妇在刘霞的心里印象极差!

  “刘霞姐,别怪她们两,是我带她们来的..”

  陈燕有些窘迫,娇嫩的声音也是有些细微,看来这三人都很惧怕刘霞!

  “燕子,你闭嘴!我不是说了吗,不要和这两个手脚不干净的女人来往,怎么,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刘霞有些恼怒,一想起自己先前的娇蛮姿态尽皆被二女看见,心中也是愈发火恼


  见到原本娇蛮狡黠的刘霞突然发怒,陈世美也是疑惑不解,难不成她的女村长气魄又再度回来了?

  眼前的这两名年轻寡妇似乎有些极为惧怕刘霞,仿佛有着什么把柄落在了刘霞的手中,那偷偷观看刘霞表情的眼光都是畏缩缩的。

  不过嫂子先前折腾刘霞的手段倒真是柔媚,一会儿挠刘霞的粉嫩胳肢窝,一会儿又捏刘霞的挺拔娇峰,那惹人垂涎的姿态真是让人梦仙醉死。

  陈世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平常娇嫩可爱的嫂子居然有着这样的手段,众目睽睽之下调戏女村长,并以好姐妹相称,不得不让一旁的陈世美有些哑然!

  难道说,嫂子平常都是以这种诱人的手段伺候老哥的?嫂子啊,你还真是放荡!

  反观刘霞倒是一脸的绯红羞涩,原本一个女村长的模样,此刻经受了嫂子的调戏却是变成了一个十八岁般的羞涩大姑娘。

  先前的威严与魄力,仿佛都在那一阵阵调戏之中消失,这样的刘霞,倒真是令陈世美有些陌生。

  “难不成刘霞姐平常的威严与魄力都是装出来的?”

  陈世美心中有了一些奇异的想法,或许眼前的刘霞并不是这个样子,她以前应该和嫂子一样,是一个娇媚依人的小妻子,也许因为某种经历改变了她的人生吧!

  陈世美无法想象刘霞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什么事情,让她从娇蛮狡黠变成了冷漠无情,性子强硬。不过陈世美此刻可以确定一点,那便是刘霞的性格,对付这种女人,只能来硬的!

  若是和刘霞示好,讨好,说不定还会受到刘霞的鄙视与冷漠,恰恰相反,若是以暴力征服这种充满韵味的中年妇女,那刘霞也许不会反抗。

  应聘男壮丁之时,刘霞便是受到了自己魄力的震撼,从而粉唇一动,直爽的答应了男壮丁的事情。

  而先前的刘霞也是颇为冷漠,经过嫂子硬生生的调戏,她也是变得柔媚矫情起来。

  “呵呵,霸王硬上弓么?刘霞姐,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乖乖的跪在我的胯下!”

  看来眼前的刘霞,陈世美算是彻底摸清楚了性子,以后对付起来,只需要强硬便好!眼前的陈燕三女颇为尴尬,方才的刘霞还是眉开眼笑,没想到顷刻之间竟然是重振雌风,再度摆出了女村长的架势!

  “燕子,你到底怎么回事?阿娇和梅子品性本来就不好,就你们三个人那种龌蹉事情,我真是不想翻出来怒骂!若不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真想把你们全部赶出寡妇村!”

  刘霞怒火焚烧,娇躯颤抖,胸前两坨充满韵味的粉嫩肉团也是一阵起伏,柔肩背后的青丝马尾一阵甩动,这阵势,很明显又回到了女村长的模样。

  “刘霞姐,算了吧,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陈小兰嫩白如水的脸庞微微颤抖,娇嗔的劝阻了一句,也是不敢过多的言语。

  “刘霞姐,我陈世美虽然是外人,但我不得不说一句!你们都是同村的,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脱了裤子还是亲姐妹呢!

  人家夫妻打架,床头打,床尾和,你们自家姐妹就没必要如此认真了吧?”陈世美挺了挺嗓子,雄狮般的声音再度咆哮而出,不禁震到了眼前的五女!

  “你!..唉,真是的!”

  听完陈世美这番训斥,刘霞那是又气又喜,脸色的羞涩绯红也是愈发泛滥。没想到眼前的男壮丁一阵怒吼训斥,居然是让自己无法抬起头来!

  自己身为女村长,天天给众多寡妇讲解三从四德,没想到今天居然是被一个年轻的男壮丁给说服了,甚至说得这么的彻底,这么的暴露!唉,真是羞死人了!

  “刘霞姐,我们发誓,以后再也不看那种东西了!”

  马尾寡妇和蘑菇发型寡妇一阵憋屈,水嫩嫩的双眼通红委屈,显然就快要大哭了。

  “好了,我们先去小兰家!哼!”

  刘霞嫩白手臂轻轻一挽,随即拉着陈小兰,二女皆都扭着圆润挺翘的粉臀往前方走去。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走?”

  陈世美苦笑了一声,刘霞已经表明原谅了三女的过错,感情这三个寡妇还蒙在鼓里。

  谢..谢谢你啊!”

  陈燕有些脸红,随即羞涩的一拉身旁二女,飞快的迈着莲步朝正前方跑去。

  “呵呵,谢我?到木床上谢吧!”

  心中的狞笑无比畅快,一想到能和五个寡妇聚在一起,陈世美也是加快了脚步!一路欣赏圆润粉臀,挺拔硕大的娇峰,一双双修长笔直的韵味美腿,陈世美心猿意马,好生快活。

  绕过三片稻子地,映入视野的乃是一座陈旧的草房,门口悬挂着一些晒干的罗卜丝,辣椒玉米等等,但是一道极为耀眼的风景线却是深深的吸引了陈世美。

  泛黄的梁柱之上,一根铁丝来回穿梭,牢牢的钉在这里,但在那铁丝弦上,却是挂着一件件令人面红耳赤的衣物!

  两件粉红色的女式蕾丝三角裤,还有一根芊细红绳,看着更是令人面红耳赤。陈世美仿佛感觉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根芊细的红绳,貌似在哪个地方曾经见过!

  扫了一眼陈燕的嫩白粉臀,那两个充满弹性的硕果蕾球,陈世美瞬间焕然大悟!记得自己先前抱起陈燕的时候,陈燕的丰臀下方就有着这样的红绳!

  那根红绳紧紧绷着雪白的翘臀,仿佛就像女式的三角裤一般。

  “世美,还愣着干嘛?快点进来呀!”

  陈小兰拉着二女,淳朴的寡妇笑容再次浮现出,那一抹红晕颇为的粉嫩,倒是深深的震撼到了陈世美。

  “来了!”

  陈世美心中欣喜若狂,飞快的跑进了草屋之内,先前嫂子那番姿态,真是令他想入非非。

  屋子内很简朴,墙上悬挂着老哥的黑白照,一张木床,一个紫檀木柜子,一台陈旧的黑白电视,除此之外真的是难以找出别的东西。

  “世美,快坐下。”

  陈小兰微微一笑,示意陈世美坐到她的身旁。一张巨大的圆木桌,五女一男坐在这里,倒真是有些孤男寡女的味道。

  左边是嫂子,右边是刘霞,此刻的陈世美真是一番感慨!

  “待我君临寡妇村,众女皆都俯首称臣!”

  心中大喜,不禁暗暗做起诗来。圆木桌对面的陈燕三女也是颇为羞涩腼腆,死了男人之后,她们还是第一次和陌生男性如此亲密的坐在一起。

  “世美,我来介绍一下,这个身材高挑的妹妹是嫂子的亲生妹子,她叫陈燕,我不管你和她有什么误会,今天见了面,大家就是同一个村的,我不允许你们私下闹矛盾!”

  陈小兰一番话语倒是令陈世美有些愕然,难怪自己的嫂子会如此的偏袒陈燕,原来两人是亲姐妹。不过陈世美颇为好奇,自己的嫂子才一米六多,这个陈燕的身高怎么会是一米八?

  不过比起这个,陈世美还是想知道眼前的年轻寡妇叫什么名字。

  “马尾辫的妹子叫杨梅,那个头发盘在一起的妹子叫张娇娇。她们年龄都很小,以后有什么矛盾,也都得让让人家女孩子。”陈小兰挺了挺胸前的高大山峰,随即一阵微笑。

  陈燕,杨梅,张娇娇三女皆都腼腆的朝着陈世美一笑,随即便是羞涩的低下了头。


  陈世美翘着二郎腿,干燥的嘴唇中微微一颤抖,心中却是不停的咀嚼着眼前两位年轻寡妇的名字。

  “杨梅,张娇娇。”

  这两个名字听起来便是令人感到青涩,仿佛充满了青春的力量,陈世美朝二女微微一点头,随即也是大大咧咧的憨笑了一声。

  杨梅和张娇娇的年龄都比陈燕还要小,若是穿上高中生的制服,陈世美一定认不出来!

  毕竟两人的年龄太过于幼小,大概也就是十八岁左右的样子,但看起来却是粉嘟嘟,香嫩嫩的,给人一种天真无邪的感觉。

  身旁的刘霞差不多三十五岁左右,尽管有着雌性魄力,村长作风,但骨子里却是少女般的娇蛮与狡黠,浑身的妇女韵味更是惹人充满了征服感。

  但刘霞毕竟判若两人,喜怒无常,一会儿娇蛮,一会儿威严,这种女人仿佛就像一颗定时炸弹!陈世美感觉还不是时候,自然不敢对刘霞有一些轻举妄动。

  而自己的嫂子大概也就是三十岁,常言道,女人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如今嫂子的种种表现倒是令陈世美颇为满意。

  陈燕二十岁出头一点儿,换做在城市,那就是刚刚成熟的少妇!只可惜年纪轻轻,却是死了男人,和刘霞与嫂子相比,陈燕仅仅相差了整整十岁!

  不过陈世美觉得五女之中最可怜的还是杨梅与张娇娇,这两女应该是花季年华,豆蔻少女,没想到却是早早嫁人,反而还丧了老公。

  感叹了一番,陈世美顿时间只感觉这寡妇村也是颇为的凄凉悲惨。

  沉寂了一会儿,一男五女只感觉有些沉闷,陈世美感觉时机来了,这个时候,正是他展现自我的时刻!

  “呃,我说那啥,陈燕姐啊,先前的误会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俺十分抱歉,真是对不住了!”

  陈世美憨笑了一声,随即不禁意的瞄了一眼陈燕的挺翘臀部,眼神一扫,连那丰而成熟的娇峰也没有放过。这番淫邪的举动,自然是被陈燕全部看在眼里。

  水嫩嫩的粉拳紧握,心中一片羞涩绵绵,没想到眼前的男壮丁得了便宜还卖乖!先前摸了自己的臀臀,现在还依依不舍的瞄了两眼。

  见到自己的姐姐与刘霞都在这里,陈燕也不好当场发怒,随即心里暗暗咒骂:“让你看寡妇,欺负人家没老公,待会让你当场摔倒!”

  刚一咒骂完,陈世美下方的木凳居然是瞬间爆裂!

  “咔嚓!”

  一阵清脆的声响,好在陈世美身手敏捷,飞快的闪开了木凳。

  “我的妈呀,太险了!”

  只见眼前的木凳碎裂成两半,若是自己坐了下去,那指不定来个后院开花!

  “呀!还真灵!”

  陈燕面色绯红,十分羞涩,粉嫩嫩的娇躯也是缩紧了一些。

  “世美,你咋那么不小心?”

  陈小兰无奈的摇了摇头部,随即又给陈世美找了一张木凳。

  “嫂子,我太紧张了。”

  陈世美憨笑了一声,却是逗乐刘霞,随后众女皆都是一阵轻笑。

  “壮丁大兄弟,你也别叫我什么陈燕姐,就叫燕子姐!我和你小兰姐本就是亲生姐妹,以后你和燕子姐一样亲!”陈燕水嫩的脸庞有些白里透红,仿佛就像一个成熟的水蜜桃,玲珑剔透,圆润诱人。

  “我叫陈世美,既然燕子姐这么亲近,那我也就不客气了!阿娇,妹子,这样叫你们,可以么?”陈世美乘热打铁,很快便是和三女搞起了男女关系!

  “世美哥好,这样叫我们,俺们姐妹都愿意。”

  杨梅和张娇娇脸庞羞红,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一阵颤抖,随即露出了少女般的纯真笑容。

  “世美兄弟,今天真是多谢你,燕子姐还误会了你,姐姐若是做的不对,弟弟你可千万不要埋怨燕子姐姐啊!”陈燕修长的玉白大腿轻轻一伸,精致粉嫩的大脚丫便是颤巍巍的碰到了陈世美的大柱子。

  “啊!”

  陈燕有些惊慌,自己只是随意伸伸腿脚放松,没想到却是碰到了陈世美的大柱子。由于有着巨大的圆木桌做掩饰,所以木桌下方的事情,谁也没有看到。

  “燕儿,怎么了?”

  见到陈燕香汗淋漓,玉白的脖颈正在慢慢变红,陈小兰也是颇为的好奇。

  “姐,没..没啥!只是刚刚踩到了地雷,有点紧张。”

  陈燕有些窘迫,她内心疯狂,柔意缠绵,却又是无比的紧张!自己只是有些疲倦了,伸了伸腿脚,没想到竟然是碰到了陈世美的下身柱子!

  “这..他的..那个东西,真是好大啊!”

  精致的嫩白大脚丫和那大柱子擦肩而过的一瞬间,陈燕只感觉浑身的火热,仿佛骨子内的雌性激素又被激发了起来!

  那是一个女人的**,一个女人的床上梦想,自从老公死了之后,这种感觉已经埋在了身体深处!没想到今天这种不禁意的摩擦,却是让陈燕彻彻底底的复苏了身体机能!

  一想起陈世美的大柱子如此凶悍,陈燕面色苍白,心中不禁微微哭泣,随后竟然是化为了一片凄凉!

  脑海中不断的回想,陈燕却是想到了结婚的第一夜,那一夜是她人生之中最宝贵的一夜,是她结束少女时代的一夜。

  那个粗暴的男人用金钱收买了自己的父母,从而又在新婚之夜狠狠的糟蹋了自己,那种折磨,那种虐待,最终化为一滩白浓浓的液体洒在了自己的玉唇上。

  那一刻,陈燕含着泪水哭泣,她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已经被那个男人给夺走了,腿部内侧见了红,她已经永远的成为了那个男人的妻子。

  自己曾经在木床上狠狠的反抗过,但换来的最终只是一次次的殴打,一此次的辱骂。

  陈燕很后悔,她哭过,她笑过,尽管自己的少女娇躯已经不复存在,但每日却要迎合着那个男人的折磨,他花样百出,凶猛强悍,终于有一天深深的征服了自己!

  正当陈燕离不开这个男人的时候,他却是意外的去世了!

  自己成了寡妇,他却成了鬼魂,从此以后陈燕独守闺房,寂寞之时,难免会想起木床之上的恩爱日子。

  陈燕恨那个男人,却也爱过,可如今陈世美的出现,却是深深的让她再次回忆起结婚的当日夜晚。当碰到陈世美的大柱子时,陈燕更是一阵感伤,眼眶内的眼泪再也忍不住,随即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地雷?啊!”

  先前陈燕误说了地雷二字,却是惊吓了身旁的陈小兰等人。要知道,地雷在农村那可是活生生的老鼠啊!

  “姐妹们,快点打地雷!”

  刘霞脸色凝重,很快便是镇定了下来,随手一抄起角落的扫把,很快便是将圆木桌给掀翻了!这一瞬间,一阵诡异的狂风突然席卷进来,这一刻,陈世美却是看到了花花绿绿,不同的风景!

  杨梅穿着紫色蕾丝花边裤,浓妆淡抹,却是青春动人。张娇娇肩膀紧缩,胸前那两团未成熟的粉红嫩峰被挤成一团,看了便想令人狠狠捏一把!

  陈燕表情犹豫,眼眶微红,晶莹的泪水滴落在白嫩大腿上,从而竟然是滑入了挺翘的丰臀之内!

  而那根细细的红绳,却也是再次展现出来,紧紧的绷着雪白粉嫩的少妇丰臀

  “轰!”

  这一刻,陈小兰也是抄起了毛扫把,不禁意之间,二女竟然是再次碰撞到了一起!

  “唉,好无奈,嫂子和刘霞姐咋那么的投缘?这已经是第二次碰撞了,咦,不对!这次的姿势,有点不一样啊..”陈世美双眼放出精光,淫邪的目光狠狠扫射,将那一片片美不胜收的风景收入眼内。

  陈小兰和刘霞皆都是迫不及待的抄出了扫把,正想打老鼠,两人却是撞了个满怀!

  “轰!”

  只听一阵沉闷的声响,巨大的圆木桌瞬间被掀翻,陈世美也是在此时瞪大了眼睛!嫂子和刘霞一阵翻滚,最后狠狠的撞在了木门之上,而呈现的姿态,也是让张娇娇二女颇为惊讶。

  陈小兰圆润丰满的娇躯紧紧贴着舒适的水泥地,挺拔的粉嫩山峰死死积压在胸前,却是形成了不同的形状!

  修长嫩白的粉腿交叉分开,嫩白挺翘的枣臀高高翘起,活生生像一只风骚未减的温顺母狗。

  那迷人的少妇曲线隔着蕾丝短袖依次缓缓的勾画出,呈现S形状,嫂子已经有气无力,狠狠的被上方的刘霞死死的压着。

  而刘霞呢?刘霞的姿态更是风情万种,一褪去女村长的威严,少女般的娇蛮与狡黠瞬间浮现出,活生生像一个十八岁的青春萌少女。

  两条芊细的玉白大腿紧紧夹着陈小兰的小蛮腰,一头乌黑马尾犹如瀑布般风骚的甩在身后,圆滑的粉臀高高挺翘,成熟充满韵味的嫩峰隔着黑蕾丝乳+罩高高撑起!

  脸庞之上尽是羞涩的绯红之意,水嫩嫩的细手轻轻一拍陈小兰那高挺的丰臀,两人这副模样,简直就像驯兽师与野兽啊!

  驯兽师自然是刘霞,而野兽嘛,当然是风骚的嫂子!陈世美吞了口唾沫,大柱子一阵火热,也是高高撑着裤头暴走!

  “我滴神哪,二兄弟,你可得忍住!以后寡妇村的寡妇,咱们都可以随意的纵横啊!”

  看着眼前的霞光风景,陈世美按耐不住,仿佛大柱子受到了操控一般,竟然是硬生生的朝正前方的梅子撞去!

  此刻的梅子正脸色羞红,嫩白水灵的小手也是紧紧捂住红唇,但她万万想不到,此刻陈世美却是从背后冲了过来!

  “啊!”

  一阵尖叫过后,那火热的大柱子竟然是生生顶在了梅子的挺翘玉+臀上。

  “哇,好柔软!”

  陈世美暗暗吃惊了一声,这杨梅不愧是十八岁的少女,水嫩嫩的柔臀不仅挺翘呈现曲线,而且还结实富有弹性!火热的大柱子摩擦了一会儿,陈世美的裤头拉链竟然是爆裂开了!

  赤红的大柱子狠狠撞在柔软的美臀上,随即数不尽的精华便是尽数喷出,皆都如绵绵春雨一般洒在了梅子的裤口上。

  “呀!”

  杨梅有些惊吓,只感觉自己挺翘的丰臀后方有着一股火热潮流涌来,最后竟然是化为了一滩雪白色的泡沫,皆都尽数洒在了自己的臀部后方。

  “梅子,对..对不起啊!我一时冲动,撞到你了。”陈世美手脚快,很快便是将自己的大柱子给收了回去。

  “世美哥,没事。”

  杨梅脸色绯红,只感觉一阵奇怪的电流通过了自己的体内,最终狠狠的拍打在了挺翘的臀部上。

  “梅子,你后面怎么湿啦!”

  张娇娇有些疑惑,小嫩手轻轻一拍,竟然是感觉粘稠无比,那白色泡沫尽皆粘到了自己的玉白掌心内。

  “湿了?不会吧,我都这么大了,怎么可能尿+裤子呢。”

  杨梅扭了扭未成熟的挺翘玉+臀,只感觉后方一阵火热,仿佛刚刚陈世美撞到自己的时候,那一瞬间,好像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还没尿+裤子?你呀,真是不害羞!你自个闻闻!”

  张娇娇将嫩白水灵的小手放在杨梅的嘴唇旁,杨梅靠近了一些,嗅了嗅,随即急忙捂住红唇娇嗔道:“这什么玩意呀,这么臭,还带着腥味呢!”

  杨梅顺手摸了摸自己的丰臀后方,脸色犹如火烧云一般,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臀部后方已经湿透了一大片!

  “什么玩意?你自个拉出来的,你还不懂?哼,都十八岁了,还尿+裤子!真是脏兮兮的!”

  张娇娇只感觉小手粘稠,闻了闻那腥白的液体,只感觉咽喉中仿佛有着什么东西涌上来,喘了口粗气,便是不再多闻。

  两人的举动,尽皆被一旁的陈燕紧紧看在眼里,原本哭泣的陈燕也是皱了皱柳眉,随即很快擦干了眼角的晶莹眼泪。

  毕竟偷偷哭,被刘霞她们发现可就不好了,万一追问起原因,那以往的事情都会连根拔起..

  “娇娇,梅子,你们两个过来一下,手上的白色泡沫是什么?拿来给我看看?”陈燕挺了挺韵味十足的娇躯,那一双笔直极长的玉+腿轻轻晃动,很快便是走到了二人的面前。

  “燕子姐,算了吧,这是梅子的..梅子的豆浆!脏的很,别看了。”张娇娇脸色羞红,嫩白的小手紧紧塞在身后,却是不敢轻易的拿出来。

  “小声点,刘霞姐她们还在旁边呢!你们两个找死啊,怎么能说豆浆这两个字,这两个字只有和男人上过床的女人才知道,万一被刘霞姐发现了,她肯定又会怀疑你们两个偷看不干净的东西!”

  陈燕附耳悄悄的怒斥,脸上也是一阵怒意,随后一把手狠狠的将张娇娇的手掌给抽了出来。

  “燕子姐,别..别看!”

  杨梅极为的窘迫,正想阻拦,没想到陈燕已经扳开了张娇娇的嫩白手心,此刻杨梅也只好红着脸庞跑向了刘霞和陈小兰这边,毕竟这种事情实在太羞人了。

  “这..这是!”

  当陈燕见到张娇娇手心有着白色泡沫时,顿时间如遭雷击,娇躯颤抖,仿佛回想起了以前的触目惊心!回想起了自己和老公的恩爱日夜,那一幕幕,皆都历历在目。

  “燕子姐,都说了是豆浆,别看了嘛!”

  张娇娇红着脸庞,闭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正想将嫩白的小手给收回来,没想到眼前的陈燕居然是做出了令人难以解释的举动!

  “燕子..姐!你..你这是干嘛!这是梅子的豆浆,不能吃!”

  张娇娇羞涩腼腆,娇嗔细语,她万万没有想到眼前一向温柔和睦的燕子姐居然硬生生的舔着梅子的豆浆!

  “你小声点,别出声!”

  此刻的陈燕仿佛发狂了一般,好似一头凶悍的母狗,狠狠的舔着张娇娇的掌心,尽数将那些白色泡沫给吞入了体内。

  “燕子姐,你..”

  张娇娇有些害怕,眼前的燕子姐仿佛变成了另一个人。

  “记住,这是你我之间的秘密,千万不能说出去!否者,否则你燕子姐可就完蛋了!”陈燕迫不及待的擦了擦红唇,一副哀求的样子,双眼通红,几乎是快流出眼泪来。

  “燕子姐,你别哭,娇娇答应你,但是你必须告诉我原因,你为什么喝梅子的豆浆?”张娇娇紧揣着陈燕的手心,两女就这样紧紧抱着,却是引起了刘霞等人的注意。

  “这是个秘密,等你哪一天重新嫁人了,你自然会懂!记住,前往不能说!”陈燕缓缓松开张娇娇的嫩白小手,依依不舍的摸了两把,随后黯然失色的缓缓放开。

  此刻陈世美也是急忙扶起了陈小兰与刘霞两人,当然,这一瞬间没有少偷看二女的内衣,心猿意马的陈世美好生兴奋,没想到今日真是走了桃花运!

  “阿娇,燕子,你们两个干啥呢?还有你,梅子,你们三个今天怎么都怪怪的。”刘霞一番话娇嗔威严,却是犹如雷霆一般狠狠击中了三人的心房!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黑白双虎 下一篇:莹姐的娇呼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